短视频防沉迷 66.7%受访家长认为要鼓励孩子多活动_新闻中心_厦门网www.topmeimei.com
2015年12月22日 报社邮箱英文网 厦门网首页
短视频防沉迷 66.7%受访家长认为要鼓励孩子多活动
2019-06-13 09:04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短视频防沉迷66.7%受访家长认为要鼓励孩子多参加户外活动

  日前,在网信办的指导下,多家短视频平台上线了“青少年防沉迷系统”。这一举措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,许多家长也开始关注孩子看短视频的情况。如何应对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问题?

  近日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(wenjuan.com),对1974名受访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66.7%的受访家长建议鼓励未成年人多参加户外活动,64.8%的受访家长建议家长少在孩子面前看短视频。

  河南周口市民陈玉茹觉得,在应对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问题上,父母的监督管理很重要,“家长要控制自己看短视频的时间,甚至是玩手机的时间。有的时候孩子去上学需要带手机,确实存在家长管不到的情况,这个时候就需要学校加强管理。当然,短视频平台的管理是最直接也是最方便的,但还是需要家长和学校的监督”。

  北京初中生家长石玉文觉得,要让孩子在家长的监督下使用手机。“如果是未成年人,尤其是中小学生,家长最好就不要给孩子手机,手机上的各种内容,包括短视频不管是对身体还是对心理都是有影响的”。

  王鑫的女儿在江苏常州读中专,他觉得,减少青少年沉迷短视频不是某一方的责任,各方面都要有所作为。家长要尽量去监管孩子,不仅对孩子看视频,还包括对电子设备的使用情况。平台作为内容的提供方,也要对内容负责任。

  应对青少年沉迷短视频的问题,调查中,36.8%的受访家长认为家长应承担更多责任,35.2%的受访家长认为青少年自己应承担更多责任,26.1%的受访家长认为短视频平台应承担更多责任,1.2%的受访家长认为老师应承担更多责任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、副教授朱巍认为短视频平台是承担责任的主要抓手,在技术上是可以做到的,也是更容易做到的。“毕竟家长有时候不了解”。朱巍认为,避免青少年沉迷短视频,核心还是内容管理。“仅仅不给青少年推荐内容还不够,青少年想看到这些内容还是有很多渠道的,要从技术上入手。看多少时间、看什么类型的内容,家长不知道,但是平台是知道的,这应该有一个管控,包括推荐模式、算法”。

  朱巍还指出,家长的监管权和青少年在互联网上的权益是不冲突的,不能把所有责任放在平台上,家长、学校、社会教育,包括整个互联网环境,都是有直接、间接关系的。他认为实名制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,“这里的实名注册并不是实名制号码,而是上网注册的人和使用的人是对应的,如果孩子用家长的手机号注册,那用户的身份显示是成年人,但实际使用者还是青少年,要尽力避免这种情况”。

  避免青少年沉迷短视频,调查中,66.7%的受访家长建议鼓励未成年人多参加户外活动,64.8%的受访家长建议家长少在孩子面前看短视频。

  “家庭和学校要行动起来,要意识到沉迷短视频对孩子的影响,尽量让孩子在家长的引导下使用,也要教育孩子增强自制力。”石玉文觉得,短视频平台需要根据实际情况、用户反馈进一步改进青少年防沉迷系统的功能。

  “不仅是看短视频,还有网游、手游等,需要让孩子从小养成习惯,处理好现实生活和虚拟网络的关系。”王鑫觉得,家长要培养孩子良好的生活习惯,多带孩子出去走走、培养孩子其他的兴趣爱好,鼓励孩子多和朋友交流,自然就会减少孩子接触电子设备的时间。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李奕佳,赖旭华

相关新闻
  • 酷似张若昀,剃发演“囚犯” 这位90后民警红了

    “哎,富贵!”这段时间,在四川监狱系统里,莫富贵成了无人不知的“大红人”。他人如其名,没钱也没底线,进城打工却不走正道,最终因抢劫入狱。而他的故事被以系列短视频的方式演绎出来,并发布在四川监狱抖音官方账号之后,竟获得了超千万的关注。自然的眼神、流畅的对白、生动的演绎,让很多看到视频的人,都对莫富贵的真实身份产生了好奇。是真的服刑人员还是专业的演员?其实,他是嘉州监狱青年民警杨粮彬,从接触抖音短视频到亲自参与制作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。包括他在内的整个视频创作团队,也都是青年监狱民警。[详细]

    华西都市报
    2019-04-12
  • 全国首例短视频著作权案一审宣判:拍摄者获赔50万

    刘先生为自己创作的2分钟短视频的著作权讨到了说法。2018年1月,刘先生独立创作完成一段自驾某品牌新款汽车至崇礼滑雪的2分钟短视频,并发表于专业的影视创作人社区“新片场”。两个月之后,发现微信公众号“一条”以及微博账号“一条”用这段视频作为该品牌新款汽车进行商业广告宣传并收取广告费用[详细]

    中国之声
    2019-04-27
  • 几分钟内就能看完一段完整的故事 短视频平台盯上“小鲜肉”

    今年春节前,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的官方微博制作了拜年微短剧《军营版啥是佩奇》,传播军营正能量。[详细]

    人民日报海外版
    2019-04-29
  • 2000多条短视频 吸粉1400万 起底“作死网红”第一人

    敬汉卿,一个22岁的小伙子,来自四川遂宁。在网上,他作为短视频博主被网友熟知,5年来,他坚持日更一条短视频。敬汉卿是个什么样的人?他说自己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而有不少网友认为他是一个“作死的人”。他曾经直播吃口红、吃过期12年的食物、一口气吃50个鲜柠檬……[详细]

    华西都市报
    2019-05-20
  • 短视频市场规模年增七倍 三俗、侵权等乱象待规范

    正在成都举办的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,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《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。[详细]

    人民日报
    2019-05-29
北京赛车快乐时时彩